德甲

逆乱战神 第六十章 千凡临世

2019-10-13 00:09: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乱战神 第六十章 千凡临世

千凡临世

这个世界总是先有杀戮,然后再有王权,因人私欲,然后再有征战。

阴雨连天,雨,就好像下了一整个世纪,似乎要用一个世纪的时间来清洗这座城的罪恶。

尸骨就像一座座小山,血水顺着尸骨流下,雨与血融合给这座城带来了说不出的寒气。

巨大的城池,城墙上面还有人在继续倒下,就像个稻草人,一头扎进了水里,再也无法站起来。

刀光剑影,两军交战需要的不仅仅勇气,有时候还需要冷酷,更需要无情。

易千凡并不是无情的人,他杀人的时候总是喜欢一击毙命,不愿带给他们太多痛苦。

他从不会想这些人该不该死,他只知道,站在他对面的人都该死。

他也不会去算自己杀了多少人,一路走来,他身后的尸体就像一条平坦的道路,可他从来不会在乎。

雨水已经快淹到他膝盖下,他仍然在往前走,徒步在无数人厮杀里面。

他就像一柄出鞘的绝世利剑,抬手便歼灭来犯者,一切动作行云流水,就像一台杀戮机器本能的操作。

然而这样的一个人,却根本不在状态,没人知道他想什么,想什么才会令他这样的人露出笑容。

他的无意,他的年轻,一时间吸引不少人关注,以至于不知多少人为此结束他那平凡一生。

杀意来的如此快,一道人影忽然冲天而起,一杆魔枪携带风云猛然刺来。

银甲战袍,这是一尊元婴后期修士,元婴期出现在这个战场本就是个意外。

易千凡脸色变了,阴云密布,变得无比冷酷,一股冷冽的杀意倾泻而出。

“打断我的沉思,你可以去死了。”

易千凡身形一动,一股强绝的气息,从他身体激射而出,犹如万道仙光。

,变得苍白无比。

“怎么可能,战场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不是他可以抗衡的,也不是整个军队能抗衡的,他忽然想到逃,逃离这个罪恶之城。

这个时候,风中却传来易千凡冰冷的声音:“犯了错的人只有死,而你即便死了,我也不会原谅你!”

他忽然伸出手掌,向前轻轻一推,化为一道巨大的光掌,空间随即一片暴动,血雨倾盆而下。

“这个地方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物,我不甘心!”

银袍战甲男子发出一道不甘的怒吼,身体随即化为一滩血水,连灵魂都得不到一丝救赎。

雨越下越大,可怕雷声响彻在天外,在第二道雷声响起时,所有人都逃离了这座死城。

没有人不怕死,面对这一个这样的人,说不怕死绝对是假的。

易千凡脸色未变,这不过意料中的事,只是他却无法再回到刚才的意境。

他觉得很遗憾,忽然身形一跃,化作一道惊天长虹消失在天际。

夕阳的血还没有落幕,而皇城的灯火却已通明,灯火像是要将夕阳染的更红,染得更加苍白无力。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胜利后的喜悦早已笼罩了这座城。

城内流光溢彩,善歌者舞,抚琴者浅唱,快乐的人已将这座城变成了喜悦的天堂。

易千凡却不这么认为,换句话说,他永远都无法明白这些人的喜悦。

很多时候他总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孤独的人,只不过他却十分享受这份孤独。

人流拥挤,本就不宽阔的街道变得更加拥挤,他就一个人走在这条拥挤的街道上。

前方是哪里?漫无目的?

只有酒才能让他尽兴,只有喝着酒的时候,他才能找到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

“你似乎还没有告诉我,酒是什么滋味。”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距离他身后不是很远,却也不算太近。

手里握着青玉色的笛子,黄色的衣衫,修长的身体在告诉所有人她的优雅,明亮的眼睛犹如深夜星辰。

她并不是一个多么出众的人,但和她相处久了,你会发现这个女人百看不厌,那双眼眸更是令人迷离。

易千凡笑了笑,道:“你怎么来了?”

“因为我不喜欢喝酒!”欣瑶向他走了过来:“但我却喜欢看你喝酒。”

易千凡道:“我也喜欢在喝酒的时候看着你。”

“所以我来看你喝酒了。”

易千凡笑而不语。

欣瑶忽然开口:“你为什么会呆在这里?”

“因为你。”

“可是你明明不喜欢呆在这里!”

“因为你。”

欣瑶忽然叹了口气:“有时候我在怀疑,我把你留在这里是不是个错误!”

易千凡还是笑而不语,或者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欣瑶轻问:“你想你兄弟了吧!”

“嗯!”

欣瑶又叹了一口气:“我这辈子总是毫无主见,但我可以听你一次。”

易千凡笑了,忽然冲天而起,消失在灿烂的烟火中。

皇城大殿,金色龙椅坐着一个人,一个身穿龙袍富态的中年人。

他脸上挂满了喜悦之情,下人的捷报,永远是治疗心病的最好解药。

“恭喜吾皇今日拿下临安城,吾皇一统天下指日可待。”一个老者忽然举杯。

另一个老者接着道:“我听闻那个叫千凡的年轻人,在这场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

中年男子大笑:“得如此奇才,我不想一统天下都不行啊!”

就在众人感叹不已时,一道蓝色身影从虚空中迈步出来,降临皇城大殿。

“天下包括很多东西,天玄,甚至传说中的天界,那你所指的天下,指的是那些呢?”

看到来人,中年男子急忙走了下来:“千…千凡老弟,你怎么来了。”

“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易千凡把玩着酒杯,并没有回答他。

中年男子面露窘色,语塞道:“这个…有千凡老弟在,我们一统天玄又有何难呢!”

易千凡忽然笑了,放下手中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把我当枪使,我不怪你。”

中年男子慌了,急忙道:“老弟误会了,我怎么敢把你当枪使,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我的历练到此结束,欣瑶我也会带走,我来此只是跟你告个别。”易千凡忽然一口喝下那杯酒道。

“什么!老弟你要走吗?”中年男子一脸震惊道。

“难道你真会认为,我会屈居这小小皇朝吗?”

中年男子沉吟着,忽然道:“我知道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有想到来的那么快。”

“你不怪我?”

中年男子忽然笑了笑:“你能选择她,是她一生的福气,我祝福她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呢!”

易千凡不再开口,他本就是个话不多的人,走到大殿前时,他忽然回头又说了一句:“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你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中年男子笑了笑,走到大殿前目送易千凡离去。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看病贵不贵
广州建国医院在线专家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效果如何
广州建国医院的权威专家是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治疗效果如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