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猫仆 第廿七章 神马浮云

2019-10-13 00:14: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猫仆 第廿七章 神马浮云

李山童听了一会儿动静,又重新坐下来,慢慢地,暗藏玄机,规规矩矩地盘着腿儿,心里却在紧张地盘算着,每一根汗毛都在尽可能地伸长触角,如同无数根小小的蛇信子,在刺探着空气中的每一粒分子,希望能够分辨出一丁点儿哪怕是最细微的不同,找到对手最微小的破绽,一击制敌。

该出现的,一定会出现,早早晚晚的事儿。

两股微风,那种微风拂面的微风儿,一缕一缕,一点儿一点儿,蹭了过来!

两个身影,那种人间没有地狱少见的鬼魅,一白一黑,飘了过来!

两把长剑,那种饥餐腥风渴饮血雨的凶器,一前一后,刺了过来!

“哼

!”

李山童用双眼的余光一扫,洞悉一切,轻轻地哼了一声,眉头稍稍一扬,气沉丹田,一招“神马浮云”,整个身子瞬间平移两尺,绝不拖点儿泥,带一点儿水。

双剑落空。

一招刚平,二招再起。

两把霜降杀人的剑尖如针尖对麦芒,只轻轻地一点,借力给力,两个硕大的身躯腾空而起,两丈多高,再如食人的苍鹰一般俯冲下来,这招就叫“压力山大”吧。

“嚓愣愣――”

“嚓愣愣――”

两剑相磕,发出两声清脆的龙吟,合二为一,直刺下来,好一招阴险的“我勒个去”!

李山童身子一矬,就地打滚,随即旱地拔葱,以一招“富不过三”再次轻松拆解。

“气贯长虹!”

“金戈铁马!”

“一怒冲冠!”

“马踏飞燕!”

“……”

“……”

“立马滚蛋!”

招招毕露凶险,剑剑夺人性命。

高手之间,兵贵神速,转瞬间可就对拆了数十招之多。

胜负已分!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李山童已经是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气喘吁吁,汗透青衫,发若水洗了。

“怎么办?”

他一边应付着电光火石般快速的进攻,一边让自己的大脑快速地旋转,计算出若干的预案,打印在脑门子上的皱纹里,越皱越紧,越聚越多。

“走吧!”

稍稍权衡利弊,结论即出,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一来或可保全自己的性命,二来或可保全小徒弟的性命,最好的结果当然就是两全其美了,师徒保全吧,都能平平安安的。

说走,拔腿就走!

李山童虚晃了一招,身影一闪,展开平地腾云术,撒开丫子就跑了起来,两条腿如车轮样地飞转,只恨爹妈怎么没事先再给设计出一双翅膀了。

“追呀……”

“看你往哪里逃……”

这回可是太有看头了,一个老道在前面没命地跑,两个老鬼在后面死命地追。

越过一个大沙梁,还有一个大沙包,越过这个大包,还有一片草甸子,越过这片草甸子,还有一片盐碱地……白花花的沙海没有尽头。

老道士整天清心寡欲的,还懂得养生,喜欢锻炼身体,所以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跑上个一二百公里那可是小菜一碟儿滴,用东北那嘎达的话来说,就是身子板儿杠杠滴。

那两个老鬼就不行了,尽管身体资质不错,武术造诣更非一般人可比,但架不住整天的吃喝嫖赌抽,夜生活太多,身体早已是糠萝卜一棵了,用东北那嘎达的话来说,就是身子板儿忒熊喽。

后面的这两个越跑越慢,前面的那个也就显得越跑越快了,参照物嘛,这就叫榜样吧。

纯粹的傻狗撵飞禽。

“哎哟,我说弟呀,你接茬儿追吧,哥得去做点儿更重要的事儿了吧。”

白鬼眼珠子一骨碌,计上心来,找到了一个自以为可以偷懒儿的辙。

“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儿呀,现在做的还不是最重要的吗?”

显然,黑鬼的脑袋瓜子不如白鬼的脑袋瓜子灵光。

“你忘记主人给我们的指令了吗?那个小的才是我们要杀的,这个老的只是捎带着。”

相信,这句话要是让前面的那个老道听到了,还不得把鼻子气歪了呀。

“哎呀妈呀,对呀,我们怎么把正经事儿给忘了呀,这要是完不成任务,咱们可咋交差呀!”

黑鬼一拍胸脯子,停了下来,也为自己能够喘口气儿找了一个小辙。

“所以嘛,你先缠着这个牛鼻子老道,我回去杀那个小孩子,咱们这叫两不耽误,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说这话时,那白鬼的心里肯定是得意洋洋的。

打小时候起,他就是这样骗弟弟的。

那时那刻,那情那景,他肯定没想到,不但那个孩子没有被如愿以偿地杀掉,他那张引以为荣的大白鬼脸还被破了相了。尽管说就他那种破模样,毁容等于整容,可毕竟毁掉的是一世的英名啊,孰轻孰重,在心里好好掂量掂量去吧。

中国人啊,不要总想着占别人的那点儿小便宜,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滴,吃得了小亏往往才能得到大便宜。

可惜的是,现在的中国人只能看出三尺远的芝麻,根本看不到四尺远的西瓜哟。

当爷爷的把孙子的饭都吃没了,这样的家庭还有救吗?!

闲淡少扯,感慨少发吧。

其实,哪朝哪代还不都是这个德性吗?国之劣根也,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两个中国人就成了两条虫儿了,还是那种喜欢相互撕咬同伴儿的两条虫儿。

一个和尚有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

但是,现实却是,仅剩下的这一个和尚也撂了挑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后来还干脆躺在了松软的沙土上,不干了,休息了。

“哼,打小时候起就这样骗过我嘴里的糖球,我才不干呐,你找了一个轻省的活儿,我也不能累着了。”

望着白鬼渐渐远去的身影,再瞅瞅跑在前面的那位已经没了影儿,黑鬼彻底泄气了。

孩子呀,你们这样,你们的妈妈知道吗?

如此这般,把个李山童也搞迷糊了。

他一边跑着一边想,这两个鬼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呀,刚才还跑得挺带劲儿的,怎么跑着跑着就没影儿了呢?

“哎呀,完了,完了!”

此念一出,李山童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回可是真的要完犊子了,那两鬼要是来个前后夹击,自己的这条老命可就彻底地玩完了。

心里那叫一个急呀,脚下的功夫自然而然地可就发挥到了极至了。

跑啊,跑啊,等于是闭着眼跑,也不知跑了多远了,也不知朝着哪个方向跑了,反正就是天上总飘着一个字:“跑”!

“不对呀!”

李山童越跑越感觉不对劲儿了,身后和身前并没有出现那两个鬼,连个影儿都没有出现过,有的只是树和沙的影子。

“哎呀!”

终于,他一拍大腿,心里咯噔一下,想明白了。

山西治疗妇科方法
四川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昆明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山西治疗妇科费用
四川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