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遗失的云图 第二十八章 季浩大堰河尝尝鲜

2019-10-12 20:54: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遗失的云图 第二十八章 季浩大堰河尝尝鲜

却说大将军季浩被召入京城云中,秘密见过王上乙辛,仅呆了半日,就只身领命

,深入到大西山中,去寻找那传说中没有入口的大堰河村。

……

这一日,入夜时分,于山回路转的档口,不早不晚的,风餐露宿多日的季浩逢到了一位老者。

老者悠悠然地,在溪流边的柳树下垂钓。枝头上着只大葫芦,树下的摇篮里睡着个胖小子儿,树尖上,又刚爬上来个新月牙儿,周遭的一切,恰似围绕着老者的清风明月,都是那么的安静。

季浩虽饥渴难耐,却也不忍心打搅了这陌生的老人家,于是,他靠在柳树旁,兀自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久,水上的鱼漂突然浮动了两下。季浩不用睁开眼睛,也能通过神识捕捉到这鱼钩的动向,他心想,这下,老人家要有收获了。

然而,季浩悬浮的神思突然感到了某种莫名的、徐徐的善意,他突然放松了下来,打起瞌睡来。耳畔,鱼漂发出咕咚咕咚的吃水声,旋即,一尾欢快的打挺儿,季浩知道,老人家的鱼不知怎么给跑了。

待季浩睁开眼睛,人困马乏的他觉得心思清亮,目光炯炯,难道,自己真的在树下得了神助,去了劳累?!

身边放着老人家的葫芦,远处,提篮的老人正微笑驻足,仿佛意在指路。

“好酒,好酒。”季浩开怀大笑,向远处的老人深深一礼。

“老人家,鄙人可否借宿?”

“耿老不敢当,大将军到访,老汉我等候有时啦。请跟我来。”

一路上二人无话,倒是婴儿篮里那个熟睡的少一对老人身旁多了个汉子,颇感新奇,咿呀对语。

太阳的余晖已被黑夜给吞噬殆尽,季浩默默地跟在耿丁屁股后面。一路上他屏着气息,不敢停歇,这才勉强跟上耿丁的步伐。

如在画中游,二人趟过流水湍急的河谷,又爬上白云缭绕的山巅,再从山顶万木葱茏的密林中捉迷藏般绕着曲径左转右转……季浩跟着耿丁,埋着头走了很久,一抬头,他已经来到了一块上古时期留存下来的石壁前……

耿丁从葫芦里掏出金粉,撒在崖壁上。古代岩刻一时间被金光扑中,古怪的文字、符号扭转着出现,并重新排列。

季浩看得呆立在原地。

耿丁轻指一扬,山崖应声而开,两人面前,竟然是一望无际的梯田。

小山如螺,大山似塔,层层梯田被暮色染成了一派印花蓝……令人的心情如放飞的风筝,惬意舒展开来。

季浩跟随着耿丁一路过了万年柳,再沿着小溪向上游走去,缓步走上一个小山包,终于,大堰河村尽收眼底。

暮色更沉了,一切事物的轮廓都似乎被镶上了深蓝色的边儿,给这个外界所不熟知的村子涂抹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房舍四周群山环抱,村前河水清清,季浩借助着那村口银杏树上高挂着的油灯看过去。

光线照不远,但还是能依稀在夜色中分辨出房屋与房屋之间错落有致的整体布置,这里,主路与辅路之间层次分明,大到住家院落,小到牛羊圈、鸡鸭舍、葡萄架、花圃、纳凉厅……竟然找不到一处败笔。

季浩看见有天然泉眼,是依照风水被阔挖成的半月形月塘。

古老的村子一定得到了高人指点,季浩心里叹服着,瞧:引山谷小溪入村庄,北转西南而出,绕着幢幢村舍。这样布置,月塘就好像明珠,这绕村子流过每一家的溪水,就好像是串起颗颗明珠的项链。

季浩不禁赞说:“古人说,开聚池以蓄内地之水,开沟圳可以通畅村落的气运,吾里山林水绕,万物始盛,人才济济,千家火烟。今天我是见识了。”

耿丁是修行之人,素有涵养,听得夸赞,但笑而不语。

更让季浩赞叹不已的是,这些大大小小的房屋畜禽圈舍,与道路排水系统共同构建起一个纷繁复杂的防御系统,形同一个大迷宫。

季浩军旅半生,走过无数村庄,却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分布复杂的格局。

纵使熟悉奇门遁甲、精通各类阵法的季浩初次进来,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耿丁见季浩沉醉于两旁的别样“风景”,就任由他自己四处转悠。耿丁给了他一根银针,叫他用来找回村长家的宅门,于是,耿丁撇下季浩,先自己回家了。

果不其然,季浩在村落中迷了路,一样的泥坯房、青草顶,实在是难以找到村长家。

只困惑了不大一会功夫,季浩发现,根本不要什么银针来找方向,一种诱人心脾的肉香就在牵引着他,让他几乎脚不着地寻了过去。

一抬头,泥坯屋前蹲着个捧着大海碗、埋头吃饭的村长。

一路上,在季浩心里建立起来的老村长光辉形象,刹时间崩塌了。

季浩心说,我也饿啊,这诡异的香气简直要把我的胃给钓出嗓子眼儿了。他跟村长打了个招呼,就不客气地一脚踏入了村长家门。

草泥屋看似平常,里面却宽敞有致。

季浩凭着嗅觉穿过天井式庭院,再穿过中进、穿过堂屋,直来到后进院子一侧的灶房。

耿丁在大门口传音进来,说道:“季家军的烤野鸡,老人家是领教了。今日,大将军有幸登门,也请尝尝俺家的乡下味道吧。”

大将军府的后厨闻名于大周厨界。向来,季浩家老爷爷留下的“神圣大厨”能穷尽世间所有美味,然而,今天,季浩却闻所未闻过这灶房传出的“邪性”香味,更莫说尝过了。

想来,季浩虽看破世名、功力、家传,但对人间美味,他还是受了季老爷子的地道影响,对美食情有独钟、品评不辍、孜孜以求,此时,闻得耿丁言,禁不住被挑起了想要品尝美食的丝**望。

这时,一个梳着双髻,头扎红绳、一身短打扮的小女孩一边将拖地的围裙狠逮逮地解下来,就手高空甩向三进宅子外的前大门,一边怒气冲冲地走回灶房。

也同样,小姑娘用传音的方法答回去,对耿丁道:“老丁头儿,你答应咕咕的大鱼,可有这许多时候了,怎么就一向说话不算数呢?!都过去整整半年了,咱不是说好的,我若摆平得了那个坏小子,就把大鱼奖励给我的?!”

“呼——,嚓嚓——”听那声音,季浩猜想,一定是耿丁老头已经接住了这小姑娘甩过院子的围裙,正把它当扇子,不慌不恼地扇着风呢。

“这……”,耿丁好像有点迟疑。

耿丁在季浩心目中的形象再次受损。

被女孩称作老丁头的耿丁回答得有点低声下气,道:“大鱼岂是随随便便就上钩的?!都说过一百遍了,要对村长我有信心、有耐心。再说了,我这一把老骨头的,村西沿儿那大鱼他也不稀罕我啊,倒是少一这小娃子细皮嫩的当饵料……”

此时,耿丁和季浩同时听到了磨刀的声音,耿丁赶紧噤声。

季浩回头看向灶房窗口。

“嚓——嚓——嚓——”,灶房里,庖丁解牛般、利手利脚肢解块肉的声音刺耳得好像半夜里听到的小孩磨牙。

哎呀!连房子上的草都受不得这磨刀霍霍的惊吓,纷纷落了满院。耿丁呢,更是没再敢出一口大气。

季浩自叹,都说将门出虎子,自己家却生了个显然不成器的季康儿。今日有幸,瞧见人家乡野村家的,随便出来个小妹子,都是被自然给养育得健健康康、气势霍霍的,仿佛夜叉转世般。啧啧!

虽然大锅里在炖汤,肉味扑鼻,让人口水横溢,有所期待。但是,季浩还是有些过意不去,他不忍因为自己这个外人来吃饭,就将耿丁老头被孙女给教训得鼠头鼠脑的状况尽收眼底。

可是,自己又没处躲没处藏。

耿丁慢悠悠地步了进来,他似乎看到了季浩的尴尬,笑呵呵地说:“小女娃没规矩,大将军莫见怪啊。咕咕,给客人去打壶酒去。”

季浩这才过意不去地打了个千,二人谈笑着进了主屋,但见正对大门的墙壁上挂着鹿首。季浩正色一拜,神鹿英灵已去,神采却仍在……

咕咕气还未消,见有客人在,也不好发作,她看也不看一眼自己的爷爷,就气哼哼接过围裙。

咕咕与季浩正好打了个照面。

出乎季浩意料的是,咕咕竟然有规有致地冲着季将军深施一礼,形同云中城里大户人家小姐的讲究的礼仪,持重而文雅。

这举止得体,完全不像刚才那个怒怼耿丁的她。

重庆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辽阳治疗宫颈炎费用
乌海男科医院
重庆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辽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