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新常态下不亮丽数据的另一面

2019-10-09 22:19: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常态下“不亮丽”数据的另一面

  来源:中国经济

  目前,2014年多项经济数据指标已经公布,表面看部分数据并未达标: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7.4%,尽管还是中高速可还有人嫌低;前11个月工业增加值增长8.3%,基本完不成全年9.5%的目标值,PPI更是连续34个月负值;2014年CPI上涨2.0%,物价调控目标完成,但通缩担忧又至这些看似不亮丽的数字意味着什么?是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下的正常反映吗?数据是认识和观察中国经济的窗口,关注数据,更应该观察数据背后中国经济发生的结构性变化和提质增效后中国经济的新动力。

  经济还在中高速增长

  2014年前三个季度中国GDP增速均为7.4%,符合年初7.5%左右的增幅预期,而这也是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最主要表现之一。学界将其形象的比喻为中国经济换挡降速,即从过去十年10%以上的高速增长转为7%-8%的中高速增长。

  换挡降速是经济体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经阶段。1950年1972年,日本GDP年均增速为9.7%,1973年1990年期间回落至4.26%,1991年2012年期间更是降至0.86%;1961年1996年期间,韩国GDP年均增速为8.02%,1997年2012年期间仅为4.07%;1952年1994年期间,我国台湾地区GDP年均增长8.62%,1995年2013年期间下调至4.15%。与其他各国直接切换至低速档位不同,中国国情决定了中国经济的中高速增长。

  首先,中国具备较强的投资能力。据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接受中国经济采访时介绍,从2011年到2020年,中国储蓄率还将高于30%,属于高储型国家,这意味着中国仍具有很强的投资能力。

  其次,中国具有较强的投资空间。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人均GDP折合美元6767美元,与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过万元的水平相差近一倍,同时中国基础设施总量、存量、资本产出比与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比尚有较大空间。

  第三,制造业的经济拉动作用仍然显着。虽然东部地区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逐渐减弱,而中西部地区仍处于制造业发展中期,短期内制造业的经济拉动作用仍不可小觑。

  据此,范剑平判断,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增速维持在7.5%左右没有悬念。

  通缩,还远着呢

  2014年12月,CPI同比上涨1.5%,全年CPI上涨2.0%。CPI持续走低一方面带来生活成本的降低,另一方面也引发通货紧缩的担忧。

  从理论上来说,一般把CPI增长1%定义为通缩,从现在数据看,中国显然还没有到。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所副所长宋立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宋立表示,无论通胀还是通缩都不好,价格稳定才好。理论上CPI不增不减最好,但容易导致通缩,所以国际上按CPI增长1%来作分界线。1%是个钢丝,不好掌握,所以经济学上有一个CPI合意增长空间的概念。

  发达国家CPI合意增长空间是0%~2%,新兴市场国家是1%~3%。我国是新兴加转轨国家,CPI合意增长空间是2%~4%,高于4%要反通胀,低于2%要注意反通缩。目前我国CPI增长已经到了合意增长空间的下限,但是还没有到真正的通缩。

  值得注意的是,除非食品价格环比下降0.1%,城市、农村、食品价格均环比上涨。而有机构分析,非食品价格环比下降受到国际油价下跌的影响。因此,交银国际证券认为,目前CPI不是衡量通缩风险的好指标。

  工业处于合理区间

  1~11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幅为8.3%,从目前来看,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完成全年9.5%的预期目标似乎已经十分困难。而在全国政协委员会副主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看来,8.3%仍处于合理区间。

  用经济学原理似乎可以解释这个说法,工业增加值增幅与GDP增幅的相对应关系与国民经济一二三产构成比例有关。据李毅中测算,过去在十五、十一五时期,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幅和GDP增幅比例大概在1..4左右。但随着二三产比例结构的变化,现在比例关系大概到了1.15左右。用工业8%的增长支撑GDP7%的增幅是有依据的。

  李毅中表示,工业增加值增速处在换挡期。从2008年到2013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幅分别为12.9%、11%、15.7%、13.9%、10%、9.7%,如果画出坐标轴来,呈现出一条逐渐趋缓、缓中趋稳的曲线。2014年前11个月的增速进一步减缓至8.3%,但仍然是中高速增长。

  外贸,仍是一个好成绩

  近日,海关总署发布2014年外贸数据,进出口总额增长2.3%,虽然增速已连续三年未能达标,但表现依旧可圈可点。海关总署发言人、综合统计司司长郑跃声在国务院办公室今年首场发布会上表示:总体来看,当前我国外贸进出口表现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还是比较好的。取得这样的成绩,确实不容易。

  2014年,中国进出口增速从过去高速增长进入中高速增长区间,主要受到三个方面的影响。一是世界经济复苏步伐放缓,无法支撑我国外贸高速增长;二是我国外贸进出口当中的低成本优势不断削弱,发达国家对我国制造业的投资下降抑制了进出口;三是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的快速下滑,拉低了我国进口值的增长。

  郑跃声表示,尽管2014年我国外贸增长的增速仅有2.3%,但对外贸易在质量提升、效益提高、结构优化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据统计,2014年我国出口价格总体下跌了0.7%,而进口价格总体下跌了3.3%,全年我国贸易价格条件指数为102.7。这意味着去年我国出口一定数量的商品可以多换回2.7%的进口商品,说明我国对外贸易的效益在上升。郑跃声说。

  房地产正适应新常态

  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已经连续11个月下行,房地产开发景气指数也持续回落。据国家统计局公开统计数据,2014年11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下降的城市有67个,持平城市有3个,已经连续3个月环比无一城市上涨。从数据来看,商品房销售增速、房地产行业投资增速都在放缓,但这并不代表我看衰中国的房地产。任志强认为,人口上涨的空间及城镇化的推进,将拉动房地产市场回暖,他预计,2015年全国房地产增速将会维持在10%左右,经过1年去库存的底部徘徊期后,预计在9月之后出现回暖态势。

  无独有偶,近日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住房绿皮书《中国住房发展报告()》也指出,2015年房价将以软着陆为主,限购政策可能全面退出,一线楼市有望在下半年出现复苏。

  中国经济发现,观点普遍认为2015年楼市将进入一个相对平静的新常态。在这种新常态下,行政管制政策将全面退出、房地产企业去库存压力显着增大、市场也将在全面分化中进入中速增长。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住房绿皮书主编倪鹏飞表示,楼市难以再现过去黄金10年的高速增长,中速增长或成为楼市未来发展的新常态。(中国经济 王敬文)

民生视野
基金
部位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