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大学录取要参考综合素质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4 09:01: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学帅气男生为补贴家用兼职当"棒棒"8年

父亲当力哥撑起全部家,我当力哥帮家里减轻负担。 昨日,九龙坡区,任建涛在帮客人送货品

任建涛在重庆医科大学门前等业务

婆婆,要不要棒棒?叔叔,要不要棒棒?昨日早上7点,袁家岗重庆医科大学门口,1名手持棒棒、长相斯文的小伙格外引人注目。

他叫任建涛,是重庆第二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文化传媒专业的大三学生,同时,他也是1名真正的力哥。从15岁开始,每到寒暑假,任建涛都会跟着父亲做力哥,体重不过105斤的他能扛起150斤。上了大学后,为帮家里减轻负担,他选择在周末干起这份特别的兼职。

我父亲靠做力哥撑起全部家,供我和姐姐上大学。靠自己的劳动赚钱,不丢人。面对周围带着探访意味的眼光,任建涛回答得坦然。

斯文力哥

扛150斤一口气上6楼

23岁的任建涛身高不到1.65米,体重105斤,清秀的眉宇间流露出的书生气质让人怎样看也不会将他和力哥二字联系起来,但今年却是他兼职做力哥的第八个年头了。

没和聊几句,任建涛就立刻朝马路对面跑去,只见一个女生正艰苦地拖着两个行李袋。经过简单交谈,双方以20元的价格成交。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任建涛就将两个行李袋打包好,准备用扁担挑起。途经一旁的快递站时,提出让货物过1过秤,任建涛将两包行李放在磅秤上,显示有近150斤。

当担心瘦弱的他能否吃得消时,任建涛已将货物挑在肩上,快步朝医科大学内走去。从学校大门到女生寝室楼要走约10分钟,任建涛边聊边走,途中没有歇息,看上去毫不费劲。

女生住在6楼,上楼时,任建涛的脚步明显慢了下来,步伐变成Z字形,这样走比较轻松。上到3楼时,任建涛开始喘粗气,不管女生怎么劝说,他也不肯停下来休息,越歇就越累,还不如一口气担上去。成功将行李送到后,任建涛已满头大汗,他脱掉了棉质外套,只穿一件单衣。

1上午的时间,任建涛接了4单业务,负重约400斤,收入80元。每接完一单,他都要靠在校门门柱上休息一会儿。

贫困学生

一天3顿不超过15元

中午,任建涛提出要回家吃饭,因为这样能省下一笔开消。母亲邓佑琼接过他的棉衣外套,注意到,棉衣的下方破了两个洞。任建涛说:我从高中开始就没怎样长个子,也就没买新衣服,当棒棒穿再好看也没用。

看着狼吞虎咽的儿子,邓佑琼有点心疼,他现在是大学生了,还每周跟到他老汉外出挑货,在我看来,大学生就应当做脑力活。不过,在父亲任联平看来,男孩就应当多吃苦。现在多吃苦,以后才能更加珍惜生活。虽然挑1次货从几块到十几二十块不等,但委曲能赡养一家人。现在涛儿每个月能挣几百元生活费,除去开支,还能存点钱,为我们省了很多心。

因为家庭贫困,任建涛从小养成了艰苦朴素的习惯。平时在学校,他的日花销不超过15元,我一顿饭最多5元,就是普通的一荤一素,白饭免费,多添几次饭就饱了。而其他同学的日花消最少也在30元以上。

好友陈闻宇说,在学校里,凡是认识任建涛的人都知道他的周末力哥身份,但没人看不起他,他总是以自信阳光的一面出现在大家眼前。

他眼中的自己

我是一个会英语的力哥

曾经有人问任建涛,那么多兼职工作,比起当力哥,钱又多,也没那末累,为什么非要选择当个棒棒?

原来,从任建涛2岁起,父亲任联平就从老家垫江到主城打工,20多年来一直当力哥。我和姐姐都是大学生,都是靠父亲的肩膀成长起来的。每次我和父亲一起担货,他都会偷偷将货物往自己那边移,为我减轻重量,我很敬佩他。

尽管对自己的工作其实不介意,但有时其他人的态度还是让任建涛难受。去年暑假,他在医科大学内看见一名提了很多行李的留学生,便上前用英语询问留学生要不要帮忙。路人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小声议论:堂堂一个大学生,居然去给外国人挑包听到这些话,我心里很难受,但转念一想,作为一个会英语的棒棒,我已很不错了,不用那么在乎别人的眼光。

不过,任建涛也表示,在当力哥的进程中感受最多的是顾客对他的照顾。有些顾客知道我是大学生后,执意要多给几块钱。但每次任建涛都会婉拒,他不想靠大学生的身份让自己在力哥群体中变得特殊。最初谈好什么价钱,最后我就收多少,不会去占他人一点便宜。

别人眼中的彵

敢闯敢拼很有经济头脑

在同学的眼中,任建涛很有经济头脑。他敢闯、敢拼,勇于尝试新鲜事物。陈闻宇说,大一时,任建涛开过淘宝店,经营时尚女装,两个月内就做到3颗星,接了60多单业务。周围的女同学都爱到他的店里买东西,但后来或许是由于对淘宝经营不太熟习,店倒闭了。

第一次创业虽以失败告终,但任建涛并没有放弃。去年8月,学校一个社团经营的咖啡馆由于亏损而关闭,任建涛想着将咖啡馆盘下来,因而便叫上陈闻宇与陈延两个好哥们儿,联合买下了该咖啡馆51%的股分,我这些年当力哥赚的钱只能买下5%,但3个人合伙力量要大很多。任建涛决定将咖啡馆打造成书吧,装了WIFI,定期举行主题派对,不到1年,我们已有些许盈利了,虽然每个月我们每人只能分到几百元,但我觉得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面对面

会坚持做力哥

重庆商报:外面这么多兼职供选择,为什么非要做力哥?

任建涛:我是靠父亲的肩膀长大的,而且做力哥的钱不比其他兼职少,只是出发点不同。

重庆商报:有没有人质疑你是在作秀?

任建涛:有,大家光看我的外表,会觉得我很装,但时间久了就逐步改观了。

重庆商报:如果今后咖啡馆生意做大了,还会不会当力哥?

任建涛:这需要一个很长的进程,在此期间,我想我会坚持做力哥。

盆腔炎的早期症状
肾精不足有啥症状
怎么样改善前列腺增生
手麻得吃什么药
脑梗死恢复期的饮食以及药物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