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杨心广艺术审美绝对不能将就

2019-06-09 07:34: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解小便有异味是什么原因
老人尿液浑浊怎么调理
男人尿多尿频是什么原因

谈去年创作,与中国景象有关

问:谈谈去年的创作?

杨心广:年初做了《抚摸》,然后在香港安全口画廊做了《无限美好》的个展,年底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长物志》系列做了《抽象画》。《抚摸》算是一件大作品,还有一件更大的在石家庄美术馆,叫《能见度》,选了两根15米长的彩钢瓦,搭成了一个大螺旋桨。

问:13年的作品好像都与建筑有关,《抚摸》是找了拆迁的房梁,把原先写在它们上的表示方位的字又写了上去,《无限美好》里金色铝塑版上出现了一些庙宇、楼阁,金晃晃的看上去像空中楼阁,《能见度》里用的材质也是工地上搭简易棚常用的材质。

杨心广:应该说跟中国景象有关。你要是乘飞机往下面看,中国就全是彩钢瓦这些东西。

问:很有意思,我忽然觉得,蓝色系列和金色系列刚好形成某种对照,金色的无限美好是某种宣称,是某种理想,而蓝色却是现实景象的一个缩影。

杨心广:《无限美好》的“金色”系列作品中,我试图消解形式作为政治的意图,诋毁,揭露,恶意中伤以及冷嘲热讽,我想尽了各种办法。我用的是铝塑板,就是KTV做装潢用的,土豪金,我需要在上面有一点激烈的东西,划破这种迷茫的黄,自然而然用了划痕,看上去有点施暴的感觉。

问:施暴这个词很有意思,想一想你的作品,从最初的《絜矩》,到《凭栏处》《阿呆和阿瓜》,都有点这个味道。你觉得能概括你的作品特点么?

杨心广:不知道,关键词特别难找,因为词语一定义就会局限了嘛。你完全代替不了形式语言了。可能有一种现象,暴力倾向,至于他代表了什么,我没有深究过。《天注定》里,贾樟柯说暴力来源于恐惧,是一种懦弱的表现。中国总是充满了暴力情绪,目前的生存状况,不管是跟自己有关系还是没关系的,总会感觉不爽的,这可能是中国特有的情绪。

谈水墨材质,干脆调侃到位

问:从材质的角度,你的《抚摸》《抽象画》都使用了墨,当下水墨这么火,你怎么会想用到这些材质的?

杨心广:赶潮流呗。新水墨、抽象水墨,你看,都这么来的。带着调侃嘛,干脆就调侃到位。

问:怎么叫调侃到位?

杨心广:我就一口咬定我这个才是抽象画,其它都是不合时宜的。我很难搞清楚这个问题,其实当代艺术也就这么几十年,居然发展出这么火爆的抽象市场。评论家估计得写好几本书,我只能以这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的抽象是艺术范畴里的一个片段,肯定不能涵盖艺术或者说是艺术的终极,有它的消长过程。

问:那你怎么看待不是你这样的抽象画?你认为他们就是行画了?或者在艺术史上已经是骨灰了?

杨心广:还是有空间的。好多艺术家在找出口,极力地延续,他们在做正面的能量,像王光乐,在抽象艺术上很有建树了,他们在做正面功,我呢,稍微来点反面功,破一破。我这个也挺好看的,而且也能发展下去,我这个都抽到水泥板上了,在纸上文气一点,水泥板冷峻一点,符合我的胃口,再用钢筋做个框子,更加冷峻了。我挺喜欢,而且很好的抽象画。

问:再讲一讲木头的材质吧?为什么这么久了一直在用?

杨心广:有感觉,但不是对木头,而是对树枝有感觉。这个很难说。小时候在山里生活的有影响吧。砍树枝,砍成生生的感觉,就更喜欢了。

谈审美:艺术创作不能将就你的审美,它没那么随和

问:你的作品看第一眼就会被抓住,形式上有简洁的审美效果,不知道你对形式上是否有自己的追求?

杨心广:我一直在努力摆脱这种作品里出现喜欢的东西,因为作品不是让你看着很舒服的,看着特别唯美的那种,偏健康审美的东西,特别喜爱,特别好看,特别漂亮,我的作品里不想要这类东西。艺术创作不能太将就你的审美,应该激励你的审美,但是也不是给你恶心,也不是给你不舒服。它没有那么随和。我就特讨厌那种给你看起来很舒服,赏心悦目,一看就是装饰。那个不能产生一些积极的作用,它只能让人往下走,堕落……

问:那有人会说,那现实社会都已经丑成这样了,为什么搞创作还要跟美过不去呢?

杨心广:赏心悦目是跟你平级的,它是附和你的,帮助你更加腐化。那种东西你不会百看不厌,你对唯美的东西,除非它很深刻,确实深入到你的更深层次,但触动到你的,肯定不是很甜蜜的,肯定不是符合你感官需求的,或者甚至要有点教训你的意思。

问:你说的是对抗的意思?

杨心广:不是,要么就是激励你,要么就是感触到稍微深刻的东西。人本身的感官就停留在一种层次,你愿意去阅读让你舒服的东西,这种层次就是抚平你,平和心态。当你心态平和之后,这个东西就没有意义了。它可能挂在家里,心情乱糟糟后,抚平之后,就达到视而不见,这就是附和你审美需求的东西。

谈欣赏:当代艺术是小众圈雅俗共赏是先雅再俗的

问:我好奇,藏家会往这么深的方面想么?

杨心广:一般听我说说都懂了。

问:那有那种不用说就懂的么?

杨心广:有。但是要特别懂艺术才行。因为我做的毕竟稍微,怎么讲,小众圈吧。我不会弄一些很装饰、大家看着特别舒服的东西。具备专业知识多一点的。不太懂艺术的就是看不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懂。

问:那你觉得艺术是需要门槛的吧?

杨心广:对。因为当代艺术就是小众圈,小众圈就是一小部分人走在前面。

问:怎么理解小众圈?

杨心广:我为什么不在金板上描一些花花草草的,镶一些琥珀啊,我不干这个。我干这个,肯定是小部分人才能觉得挺爽的。小众圈,并不是说这个门槛是高的,而是迈进这个门槛。我不能说我这个就比你高,也许你是一个会计,你也有你这个领域的高度,并不是说你的就是高台。我跟你平台是一样的,你要想了解,你得进我这个门。

问:那你认为艺术的作用何在呢?你觉得艺术的滋养会给到大众么?

杨心广:这个也很难说啊。至少我会一直在做小众圈,我肯定做不了大众,如果我死了,成名了,像梵高一样的人,通过学习梵高就自然喜欢上了。这个说不准了。我肯定不会做雅俗共赏的。我只能走在最前面。就是这个目的。最前面是少数人围着走。

问:你认可有雅俗共赏的东西么?

杨心广:雅俗共赏一定要有时间的跨度,刚开始一定是雅的,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才能俗也赏。现在梵高雅俗共赏,当时喜欢他的人肯定很少很少。

问:还是回到作品上,今年大概有什么计划?

杨心广:以前是一年一个个展,现在想放慢一点。以前觉得做得不太好的,发现卖掉了,要不回来了。有些作品我觉得不太好的,想灭掉,想取消掉,我觉得这是个问题。

问:最后,请您来谈谈两次被AAC提名的感想吧?

杨心广:老提名也不行是吧,总得给个奖。再不给奖就不行了,年纪就大了,青年艺术家的奖就没我份了。

问:哈哈。谢谢杨老师的采访,也希望您能如愿。

(文化责编:赵雅敏)

关于雄安新区近况的问题汇总持续更新
宁波用生命守护生命户外救济者分享他们的救援故事
GoogleEarth下的新型战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