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备战50万亿城镇化投资国开行和银政忙联姻

2019-08-14 15:13: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备战50万亿城镇化投资 国开行和银政忙联姻 全球最大的开发性金融机构最近很忙。 5月28日,国家开发银行(下称 国开行 )与北京市政府在京签署《加快推动北京新型城镇化建设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与国开行董事长胡怀邦参加座谈。 此前一天,国开行与湖南省政府在长沙召开2013年度新型城镇化融资工作座谈会;双方共签订8项合作协议,涉及融资852.5亿元。 在过去十多年的中国城镇化进程当中,作为平台贷款模式的发明者,国开行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近年来,出于对地方债务风险的担忧,监管部门一直对平台贷款进行严格限制。在新一届政府高举城镇化大旗之际,国开行强烈的扩张冲动,与资金饥渴的地方政府一拍即合。 昨日,一位国开行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透露,在胡怀邦接替陈元出任国开行董事长后,该行内部已经成立了多个改革研究小组,如何应对城镇化机遇正是主题之一,旨在争取政策支持并研究创新方式,突破平台贷款调控对该行业务发展的限制。 国开行行长郑之杰近日撰文称,本轮城镇化进程需要新增投资超过50万亿元。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国开行城镇化贷款余额3.4万亿元,占同期人民币贷款余额的71%。 银政联姻忙 从国开行站披露的稿来看,今年3月份以来,国开行先后与安徽、深圳、四川、福建、湖南和北京等地政府签订了合作备忘录或协议,至少涉及金额5000多亿元,合作焦点均锁定为城镇化。 率先启动的是安徽,15年前,国开行曾牵手安徽省政府创造了举世闻名的 芜湖模式 。据披露,2013年3月13日,国开行与安徽省政府在京签署《综合推进安徽省新型城镇化建设试点合作备忘录》。根据备忘录,2013至2015年,双方将在安徽省9市、21县启动新型城镇化建设试点,并在2020年前持续深入推进全省新型城镇化建设。 4月11日,深圳市政府与国开行举行高层会谈并签署合作协议,进一步深化双方战略合作,共同推动特区新型城镇化发展。根据相关协议,国开行2013年将为深圳市重点建设领域提供300亿元融资额度, 十二五 后三年提供投融资项目合作额度1000亿元。 进入5月份,国开行银政联姻步入第一个高峰。8日,国开行与四川省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未来五年,该行将向四川省新型城镇化领域提供意向融资总量2000亿元。 5月10日,国开行与福建省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该行未来三年计划融资1500亿元支持福建省都市区建设和中心城市、中小城市发展,支持新型城镇化试点及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建设。 5月27日,国开行与湖南省政府召开2013年度新型城镇化融资工作座谈会。双方共签订8项合作协议,涉及融资852.5亿元,主要面向湖南 十二五 新型城镇化发展。 本周二,国开行与北京市政府签署《加快推动北京新型城镇化建设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胡怀邦表示,该行将在多渠道解决资金需求方面加大力度,在支持新型城镇化建设方面发挥主力银行作用。 新瓶装旧酒? 在国开行紧锣密鼓的银政合作背后,是政府换届以来持续发酵的城镇化概念。2012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 城镇化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 。 去年12月17日,即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次日,国开行召开党委中心组学习会,时任国开行董事长陈元在会上强调,城镇化是我国最大的内需潜力和持久发展动力,要综合统筹,加强规划,推动城镇化健康持续发展。 在2013年初举行的国开行年度工作会上,陈元直接提出:今年国开行将以支持城镇化为重点,将一半以上的新增贷款投向城镇化及配套建设。3月,即将离任的陈元撰文表示,国开行要把握机遇,在推进城镇化的历史性任务中继续担当金融先锋。 本月以来,国开行监事长姚中民和行长郑之杰先后在两份央行主管的刊物上公开发表文章,主题皆是城镇化。姚中民撰文称,国开行支持城镇化建设的时间最长、力度最大、质量最高、效果最好,已成为支持城镇化的主力银行。 在题为《新型城镇化是经济转型的重要战略》的署名文章中,郑之杰指出,按照到2020年实现60%城镇化的目标和目前近2亿 半城镇化 人口市民化测算,需要新增投资超过50万亿元,资金缺口特别是股本性资金缺口巨大,急需专项资金支持。 新型城镇化建设,需要开发性金融在中长期资金供给、引导资源配置等方面发挥独特作用,为新型城镇化建设提供大额、稳定、长期、可持续的低成本资金支持。 郑之杰说。 郑之杰给出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国开行城镇化贷款余额3.4万亿元,占同期人民币贷款余额的71%;同时不良贷款率0.3%,连续8年保持在1%以内。 我们的主业就是平台贷款,这些年同地方政府形成的良好关系与合作模式,是国开行最大的优势。 一位国开行西部分行人士对称, 过去几年的平台贷款调控对我们影响很大,中长期贷款很难放出去,迫切需要寻找新的路子,城镇化会是重要突破口。 正如许多分析人士所担心的那样,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很可能借城镇化的概念,新瓶装旧酒,继续大搞平台贷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济学者告诉: 所谓的新型城镇化方案,最终应该还是土地财政和房地产。 新型城镇化,听起来似乎很美好,但是我们相信在政府主导的模式没有打破之前,土地城镇化的既有路径不会改变。 招商证券分析师谢亚轩今年初指出,新型城镇化到底是现有地方政府的救命稻草还是会成为压垮地方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还很难说。 年报显示,截至2012年末,国开行总资产达7.52万亿元,同比增长20.28%;以资产规模计算,稳居国内第五大银行。去年全年,该行实现净利润631亿元,同比增长38.38%。孩子晚饭不消化怎么办
肚子疼又拉不出来怎么办
整肠生与乳酸菌素片的区别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