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村上春树诺贝尔奖的局外人

2019-07-12 20:43: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村上春树:诺贝尔奖的局外亾

村上春树:诺贝尔奖的局外人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娱乐八卦 / 村上春树:诺贝尔奖的局外人 村上春树:诺贝尔奖的局外人 Posted on 2014年11月14日 by stanper in 娱乐八卦 文/时挽三十立铺特约撰稿作为诺贝尔文学奖史上最大的炮灰,村上春树连续六度入围,却一直未曾获奖。这位大洋彼岸65岁的老男人今年再次稳居博彩公司赔率榜首。多年以来,诺贝尔奖的场外观众似乎对他偏爱有加,但他却总是与之擦肩而过。诺贝尔似乎只是遥远国度的一场宴席,他离宴会厅很近,似乎闻到了酒香,听到了动人的华尔兹,但却始终游离于宴席之外。他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千万册,一度引起“村上现象”,另有畅销的《海边的卡夫卡》《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1Q84》《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没有女人的男人们》等。三十余年来,他的创作热情如同书的畅销程度,始终不曾减弱,但这不足以说服诺贝尔奖评委。小资、通俗、浅薄,在能写字便能自诩为作家的络时代,越来越多的人试图用更多类似的词语将他从神坛拉下来,但他始终不在神坛,他不过只是一个读书、看报、写字、听爵士乐、跑步和日渐老去的人。尽管动辄入围文学界的最高奖项诺贝尔文学奖,他依然淡然处之。上月香港媒体报道,他在接受《卫报》专访时,畅谈创作,并称自己在日本文坛,“像永远的丑小鸭,绝对变不了天鹅”,他内心清明至此。他的创作受美国文学影响至深,与传统的日本文学截然不同,大多数日本作家及评论家均不喜欢他的风格,但这并不曾影响他转变风格取悦于本土,这是他的坚持。也许,文学的国度里本身便缺乏这种自我但清醒的创作者,不谄媚,不沽名钓誉,以至于是冷淡,却决不是冷漠。时常看见有人拿他的作品与日本前两位诺奖得主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相较,前者作品对日本文学的古典美发挥到了极致,后者又是另一种风格,但村上身上依然找不到前两者的影子,甚至于在其他日本文学大师身上也截然不同,诸如谷崎润一郎、三岛由纪夫、安部公房、夏目漱石,这四者的作品也被认为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至死,他们都未能获得。而在今年的候选名单中,中国人对诸如恩古齐·瓦·提安哥(Ngugi Wa Thiong o,肯尼亚,最富民族独立意识和本土文化保护主义的作家兼评论家)、阿西娅·吉巴尔(Assia Djebar,阿尔及利亚法语女作家)、斯维拉娜·亚历塞维奇(Svetlana Aleksijevitj,白俄罗斯女和散文作家)等热门人选并不是那么熟悉,反而对村上春树、米兰·昆德拉及中国本土诗人北岛较为熟悉。米兰·昆德拉一度被众多人认为已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足见他的作品普遍度之高,之前亦多次入围;对于北岛的入围,大多人也抱着欣慰的态度观望,但他在本届得奖的几率并不高;而对于村上,诸如他的作品一直以来存在的争议,忠实读者认为理所应当,但不喜欢的人群、作家、评论家却是不希望他获得诺贝尔奖,否则多年来对他坚持的否定便会成为一场笑谈。2009年村上获得了耶路撒冷文学奖时,以色列总统佩雷斯对他文学成就给予高度评价,说很久以前读《挪威的森林》,给他留下了谦恭亲和的感受,让他感到了柔和的悲伤,这种感受仿佛被置于被忧郁的云层覆盖的高山。笔者喜欢这段充满文学色彩和富有诗意的评价,《挪威的森林》作品里的悲伤和诗意,是如同富士山顶终年长存的白雪般柔和,却永不消散。时值巴以冲突炽烈的阶段,他的行动被看做政治站队的表现,日本国内一些人警告村上,若他前往领奖,他们将抵制他的书。村上考虑再三后前往领奖,并做了主题为灵魂自由的演讲《鸡蛋与墙壁》,“在一座高大、坚实的强和一只与之相撞的鸡蛋之间,我将永远,站在鸡蛋的一边”,这句话被读者广为流传,村上的做法也是对日本国内一些人的抵制言论的抗议,他用亲身体验,用自己的眼睛看到或双手摸到的事,做了一场抗议,尽管依然诸多争议。他似乎对这种特立独行的抗议情有独钟,却每每惹起争议,除耶路撒冷文学奖领奖引起的争议外,2011年3月日本发生大地震,6月他获得了加泰罗尼亚国际奖,他做了《非现实的梦想家》演讲,再次因其在演讲中说到“日本人有无常观”、未拒绝过核等引起日本国人生气和质疑。对他的两次获奖演讲,多年来一直研究他及其作品的日本文学研究者、文艺评论家黑谷一夫甚为惋惜,认为皆是他在舆论上的败笔,但无论旁人如何来看,村上对自己的行为却一直坚持特立独行。相较于之前的作品诸如《挪威的森林》或是《海边的卡夫卡》,被外人看来他似乎是为了诺贝尔奖特意准备的两部作品《1Q84》、《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无论是在评价或是影响力上似乎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被部分评论家和研究者们视为并不成功的作品,对他冲击诺贝尔奖似乎并没有多大的作用。但无论外界如何评判,他在诺贝尔奖的路上或许还将领跑却不能成功“领牌”,然他的创作之路还将继续,众多日本国内和国际读者将陪伴着他一直走下去。对于一个花甲老人来说,他曾经奋斗,曾经创造,曾经痛苦,曾经流浪,此时此刻,在自己灵魂深处休憩一会儿或许比执着于诺奖这种身外之物要来得更美妙些。反而是我们这些看客,执着着成了局内人,而村上早已是诺奖的局外人了,爱给不给。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为何大多车标都是采用 圆形 和 椭圆形 ?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网络营销技术
微小店官网
微信微店怎么开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