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东亚运本是明星亮相舞台转型后叫好声居多

2019-03-26 12:15: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第二、第三届东亚运动会,朝鲜未参赛,哈萨克斯坦受邀参加;澳大利亚受邀参加第三届东亚运动会。

制图:张芳曼

10月14日,天色向晚,东亚运动会主场馆之一的“水滴”运动场,周身闪耀着迷人的光芒。隐约的助威声从这座庞大的建筑物中传出,东亚运动会的足球收官战正在那里进行。

随着各项比赛渐入尾声,第六届东亚运动会也将于15日落下帷幕。届时,经过20年发展的东亚运动会将退出历史舞台,6年后,东亚青年运动会将取而代之,以新的形式延续这项赛事在东亚体育发展中的历史使命。

刘翔、朴泰桓、杉原加代等体育明星都成名于东亚运,而今东亚运渐陷窘境

2001年,当18岁的刘翔踏上第三届东亚运动会的田径跑道时,恐怕没有多少人会想到,这位来自上海的年轻人会为中国田径实现突破。从东亚运动会,刘翔开始了征战男子110米栏国际赛场的“飞人”之路……

东亚运动会的历史并不算长,但是从这里走出、登上世界之巅的体坛名将却不在少数。刘翔、杉原加代、朴泰桓等中、日、韩体育明星都成名于东亚运动会。创立于1993年的东亚运动会曾是“亚洲体育运动史上的新篇章”。那个时期,在亚洲范围综合性大赛或单项高级别赛事比较匮乏的大环境下,东亚运动会对东亚体育的发展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竞技体育实力雄厚的中、日、韩选手在这里互相摸底、练兵,而体育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则将这里当作难得的与高手过招的舞台。

亚奥理事会毕生名誉副主席魏纪中表示,东亚运动会举行之初,促进了各东亚国家和地区奥林匹克委员会之间的文化交流,为那些竞技体育落后的国家和地区提供更多的参赛机会,推动了这些地区的体育发展。“以中国澳门为例,在举行了1届东亚运动会以后,该地区体育全面开花,市民参与体育赛事的积极性提高。”

不过,随着国际体育情势的快速发展,亚洲范围内举行的世界级高水平赛事愈来愈多,奥运会、世锦赛、亚运会等赛事成为人们竞相追逐的焦点,东亚运的生存空间被逐渐挤压。本届东亚运动会,虽然中国队派出了包括奥运冠军在内的参赛阵容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但大部分成员还是各个运动队的2三线队员,韩国队和日本队的参赛名单上则基本没有知名运动员。奖牌榜上中国代表团也出现出“压倒性”优势。

日本奥委会常务理事、本次东亚运动会日本代表团团长平冈英介认为,由于各类比赛比较密集,很多优秀运动员都不能参加东亚运动会,让赛事的发展受到了阻碍。中华台北奥委会主席蔡辰威则表示,由于东亚地区体育实力存在明显的不均,东亚运动会已逐渐失色小孩一到晚上就发烧是什么原因,“不如让年轻选手来此磨练,为各地体育的未来练兵。”

2019年赛事将转型为东亚青年运动会,对此叫好声居多

东亚运动会顺应发展,积极求变。2019年,赛事将转型为首届东亚青年运动会,参赛选手的年龄将被限制在14岁至18岁之间。

“年轻选手是体育发展的未来,东亚运转型东青运则为他们搭建了一个锻炼自己的平台。”魏纪中的观点能够代表不少人的意见。东亚运动会联合会名誉主席霍震霆表示,东青运能够让体育向东亚地区的年轻人进一步延伸,为参加亚青会乃至青奥会做出更加充分的准备。而本届东亚运动会香港代表团团长霍启刚则认为,体育向青少年倾斜是一个大的趋势,“青年体育的发展使得高水平运动员源源不断地出现,”霍启刚说,“我们也希望给青年运动员更多的比赛机会。”

从竞技的角度动身,中、日、韩等国家实际上早已开始了东亚运动会参赛运动员的“青年化”。虽然中国参赛选手名单中不乏张培萌、叶诗文等名将,但在田径、游泳这样的基础大项中,年轻队员还是占了很大的比重。“东亚运动会发展到今天对高水平选手来说意义不大,但年轻选手却能从中受益,”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副主任冯树勇说,“我们派出年轻选手,他们的水平可能和对手相当,乃至不如对手,比赛的锻炼价值就会很大。”中华台北代表团副团长彭台临也认为,东亚地区年轻选手的实力差距不如成年选手那样大,各国在同一水平上竞争,能够更好地增进全部东亚体育的发展。

不过,面对东亚运的转型也有人表示了耽忧,参加过4届亚运会的中国澳门保龄球总会秘书长蔡洁芬就表示,由于保龄球的参赛队员年纪都比较大,赛事转型后,项目可能面临被取消的风险。“保龄球项目的大赛其实不多,而青少年的比赛已经有了亚青会、青奥会,东亚运转型为东青运,对我们成年选手来讲,相当于将本来就不多的赛事拿走,我感到不是很理解。”

赛事设项的选择要适合青年人和亚洲的特点,赛事定位仍需探索

寻觅新的定位,是赛事首要解决的问题。由于各参赛队不同的参赛诉求和目标,东亚运动会曾一度面临众口难调的局面,这1现象可能会在新的东亚青年运动会上再次出现。在项目选择上,赛事是否依然延续奥运项目占全部项目的2/3,非奥项目占1/3的传统,尚且未知。

“项目的选择面要适当放宽一点,要更多地合适青年人的特点,同时也要斟酌亚洲的特点。”这是魏纪中给出的建议。在新加坡召开的首届青奥会上,组委会曾根据青少年选手的特点改设“三对3”篮球赛,增加了比赛的精彩程度,受到了年轻人的欢迎。这样的调剂对行将“诞生”的东亚青年运动会无疑具有鉴戒价值。

由年轻选手组成的参赛阵容也可能由于“星光黯淡”下降了人们对赛事的关注度。对此,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体育发展局体育发展厅厅长林莲娇认为,“比起明星参与,更重要的是要为青少年提供机会,让他们在比赛中积累经验,为未来做好准备,由于他们可能就是未来的明星。”

转型的步伐刚刚迈出,赛事就此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对那些平常少有机会参加国际赛事的年轻运动员来讲,这仍然是个非常珍贵的锻炼平台。锻炼队伍,为里约奥运会发现新人,尤其是田径、游泳和三大球等项目上的新人。”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说。蔡辰威则建议,未来的运动会可以适当减少非奥项目的比例,更多地向为亚运会、奥运会培养优秀的后备人才倾斜。

霍震霆介绍说,目前有关赛事组织、项目选择和设置等具体细节还在酝酿当中,需要一段时间的讨论才能出台。不过小孩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办,各代表团对赛事的未来已达成共鸣:改革后的东亚青年运动会不仅是体育竞技的赛场,也应当成为各国青少年们进行文化交流的平台。

分享到: